搜索
搜索历史
首页 > 论坛 > 自行车论坛
骑行马莲湖 追寻知青岁月
回复 65 浏览 自行车论坛
精选日报
2018-06-30 02:18
本帖被收录进精选日报-旅行游记
并获得1000金币
       今年,是中国历史上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50周年记念年,知青下乡岁月青春苦辣酸甜,发一个与骑行有关,与知青下乡岁月有关的贴,追忆知青下乡的青春岁月......
       回忆是无意的想起,而追忆是刻意的回想,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话说,那是10年的一个秋天,一个国庆节期间,同时也是老夫的"十月一"之生日,中午家人给老夫过完了"五十大寿",家宴中几杯啤酒下肚后,头晕目眩 ,不胜酒力,倒床昏睡片刻,方才缓过劲来,心里盘算在国庆期间可以放松一下啦,参加户外的什么出行活动,好久骑行了......不巧哪,接朋友电话西安那边另一部片子的拍摄时间安在十月二号开拍,因为一直忙于拍片,好久没有骑行了,心中暗想便告诉夫人说这次去西安想骑车去,理由是......骑行骑行,来去自由嘛!也为后边的骑行做好准备,
       下午四点骑上单车离家上路,渭南距西安60公里,晚上七点进入西安市区进组,第二天清晨,剧组直奔长安区乡村,进入头几天农村场景的拍摄工作,两天后返回西安市区和咸阳市,继续城市场景的拍摄工作......
      
       紧张的拍摄工作结束后,本应是踏上回家的旅程,突然间一个念头涌上心头 ,便电话里向夫人撒了个弥天大谎 ,谎称因国庆节日里场景安按不便,拍摄周期...时间需要延长,可能还要两.三天才能回来呢
十月六号上午九点,去自行车行买了两条备用内胎,又购置了一些其它东西,上午十点经过钟楼.出北门直向北方"私奔"而去......
       乡镇公路上,道路两旁一片丰收的景象......一路北行  ,一路上自由自在的感觉真好,简直好象快活的小鸟在自由的飞翔。
       骑行在路况还不错的乡镇公路上,一路走来一路打问,从三原境地的夕阳镇.行至瓦头坡.途经富平县境界的淡村后终于上了210国道,又穿过耀县县城,历时近八个小时,于下午五点二十分,终于到达了铜川老区川口......
       由川口进入市区王益区,天色也暗了下来,在五里铺一家当年的国营旅社住下,经与店方协商后,将车子推入房内。
房卡上竞然还透出"文革"时期特有的味道。
        第二天清晨起来,到旅社对面的五里铺火车站看了看,这里当年曾经是很繁华的地方呢,当年每天早.中.晚各有三趟直达西安的客运列车始发往返于此,改革开放以后,高速公路四通八达,如今这里已失去了昔日的繁华,好象是现仅保持着煤炭的货运业务,铜川是老煤城,已没有发展的后劲了。
改革开放以后,自从有了高速公路,省内的铁路客运业务已停止多年了,候车室也已出租成商铺了......
火车站广场北边有钱单位的高楼,倒显示出一些现代化的风姿。
吃过早点后便继续向北骑行,出了铜川北关,阴暗的天空开始降起了小雨。
行至柳湾时雨越下越大,秋风夹带着秋雨,寒气逼人,急忙停下穿上冲锋衣,继续北行......
漆水河畔,孤独的老牛在吃草。
出了铜川北关,一路北上,骑行了约七公里左右,到了这个路口
这个山沟就是这次"私奔"而要去的地方, 上世纪70年代末期我与四个知青伙伴,曾经在这山沟里插队劳动锻练,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
       当年每次出进山,都要经过一座位于山沟里的国防工厂(当时对外编称铜川四号信箱,那个年代这里据说是兵器工业部生产半自动步枪零部件的)改革开放以后,相当一部分国防厂都军转民了,听说这里的职工一部分迁到咸阳与另一家国防厂合并,另一部分则迁至渭南站南改称渭南二号信箱,好象对外也称陕西电梯工业公司
昔日神秘而森严的国防工厂大门,如今一片荒凉......
门卫房顶随风飘落而自生的小白杨好似门卫一样默默职守着残破的厂门......
       山里的雨下的比山外的雨要大一些,在如同废墟的破工房里躲雨时,遇见当地一农户在整理丰收的玉米,从她口中得知,当年山沟里的最后一批插队知青返城后,山里已经没有人居生了,以前山里的农户后来也都迁到山外公路边定居了,据她讲也经常能见到迁至外地的部分当年原国防厂的老职工也有带着后代回来进山怀旧的,而他们的孩子们却说,这个破山沟有什么可看的?可能是年龄不同.经历不同.感受也就难免不同了......
曾经的岁月,让人们不间断的思念!而现在的年轻人认为,破山沟有什么好看?人生的阅历不同,境界也不同啊。
年轻人留恋高楼大厦,上一代人,思念曾经的青春!
也许年轻人也到了那个时候,他们也会走为我们曾经想走的路啊@
五公里的进山路两旁,废弃的厂房随处可见,铁门锈迹斑斑,四处空旷,杂草丛生!
看着那飘零的落叶,泪水化成雨下满天。
没有目标

就无所谓方向

究竟是我们随着风儿的节奏起舞

还是风儿在我们身边缠绵

你是风中飘零的落叶
荒漠废弃的环境,生命依然顽强。
天上飘着毛毛细雨,轻轻的打在我的脸上。
悠悠瑟瑟的秋风,将树梢上恋恋不舍的树叶,吹的在空中飞舞,再翩翩落下,山坡.小溪湾,小路旁全是厚厚的一层......
穿过完厂区,继续骑向远方山沟的深处
穿过厂区,没有了水泥大路。
天空阴沉沉的,小雨仍然在下。
雨雾中远方的尽头,便是此行要去的终点
一场秋雨一场寒,缠绵的细雨淋出了秋的味道,风轻轻的,凉凉的,山路旁,小溪边嫩黄的山菊花秀出一股淡淡的清香,站立细雨中呼吸着极鲜的空气,是那样的惬意,绚绚的红色慢慢涂染着山坡,活象一幅油彩画...... 
当年担水上山的小路
      一条小河弯弯曲曲向山外流去,河水清澈见底,知青年代的夏日里,只要轻轻翻开一块石头,下面就会有很多小螃蟹跑出来。
       美丽的山花这儿一簇,哪儿一片,红红的野果挂在枝头,小溪旁的马莲草在秋风中摇拽,仿佛是在向远道归来的故友问候致意......
       望着这片青石滩,多少往事涌上心头,记得那年夏收,山里没法用架子车之类的运输工具,河对面山坡地里的麦子收割后,只能将它一捆一捆的背回来,针尖似的麦芒扎在汗流夹背的身上,那滋味实在是不好受啊, 夏收那几天每当干完农活后,总会去小河里,用凉爽的溪水清洗一身的臭汗,之后躺在树荫下的青石滩上喘息,仰望天空暗想,有朝一日能离开这个鬼地方,这辈子再也不会回来了 ,没想到几十年后却骑行数百公里回来怀旧 .......人哪,真是说不清啊......
      远方大山深处,便是当年插队的地方------马勺沟,马勺沟位于陕西省铜川市(如今的王益区)郊区北部的山区,距市七公里,进山路五公里,这里山青水秀,景色宜人,沟的尽头有一座水库,那个年代的人们都叫它五一水库,因水库周边生长了许多马莲草而得,是闲暇时的好去处......
那时还没有智能手机,更不流行自拍,相机对着后视镜,算是早期的"自拍"喽 
骑行途中,不时停下来,看看脚下的泥土与芳草,来到土窑洞前。
       这孔位于水库大坝下游一公里处废弃的破土窑洞,就是当年知青居住的地方,眼前是杂草纵生,一片荒凉,当时我们四个知青与另外两个当时被安排在水库劳动改造的被称作四类分子(地.富.反坏.右)的两个老头,六个人同睡在靠窑洞口的一张大炕上,记得第一天睡在窑洞里面,外边在下着雨,躺在炕上害怕的整夜不敢入眠, 望着窑口外流落的泥水,心里在想,这土窑洞该不会被雨水泡塌吧
       破烂废弃的土窑洞很让人留恋---静静的站在窑洞里面,听着自己的呼吸声~~想起当年透过窗户看天的憧憬与无奈!
      40年以前,这里面热闹非凡,四个知青小伙个个血气方刚,时光荏苒,空余孤寂的窑洞,听不到当初的欢笑~~~~只要有过这种经历的人,置身其中,我想,都会跟我一样会流泪的......
       白色的雨雾在山间游走,从这个山头飘向那个山腰,一会儿象白色的纱巾,一会儿又像遍山的山花,把雨中幽幽的山间笼罩出几份神秘来。
 一部单车,走过弯弯的路, 记忆之路,又深又长......
      记得当年插队时来的第一天, 正值阳春三月天,微微的春风中,略带寒意,小草从松软的地面钻出来,遍地都是醉人的绿色,山坡上开满了山桃花,小鸟儿在树从中欢唱,那一天,生产队长安排要在山坡上的空地载种苹果树的活,让我与同来的另一位知青小伙,从小河沟往山坡上挑水,给新载的果树浇水,那位知青年龄小我几岁,为了照顾他,我也就以大哥哥自居提出了分工方案,让他只在河边向水桶里灌水,担水的活则由我来用扁担向山坡上挑水,说实话平时在家里也从未挑过水,当时也真是打肿脸冲胖子哪,肩挑着担子,咬紧牙关,一步一颤的向山坡上担去......一个下午终于挑完了十七担水的任务......当晚收工后回到住地,去知青伙房买了两个杠子馍(一个四两重),放入铝盆中,盐开水泡馍,嘿,吃得那个香啊!
       雨仍在下着,独自一人在这幽静的山谷中骑行,却丝毫感觉不到任何孤独与恐惧,反而觉得有一种难得的安怡,终于来到马杓沟的尽头,登上水库大坝,回望水库大坝下边,回味走过的路......
      当时的知青,每周每人要安排一次进沟给伙房砍柴的活路,按当时生产队一天一个工分记,当时一个工分是二角五分钱,记得第一次进沟砍柴的情景还记犹新,就是将小树杆砍下后,用软枝条捆好,扛在肩上,一捆湿柴约重四.五十斤重,要走五.六华里的山路扛回到知青住地,三公里的山路上竞然要休息数十次,才能扛回到知青住地,后来经过一段时间的磨练后,肩扛几十斤重的湿柴,两.三公里的山路,可以一口气不歇气就能扛回去,现在回头想想当初的知识青年下乡劳动锻练对自已今天的体能,的确是一种难得资本啊!
马勺沟的尽头,是一座小型水库,当年叫五一水库,今天的人们给它取了一个很优雅的名子------马莲湖!
       望着眼前的马莲湖,让人感到无比的愉悦,在烦燥而喧闹的城市里呆久了,来这里坐坐的确是一种享受,湖水下降了许多,使得好多马莲草露出水面,雨点轻轻的落在湖面上,水面上泛起一个又一个波环,阵阵秋风吹来,摇拽的马莲,好似见到了老朋友一般,在水面上翩翩起舞,挥手致意......
      马莲,学名叫马蔺草。因其是会开花的草,又称马兰花。马兰花叶子细长,有韧性,北方端午节的粽子用它绑扎,色呈墨绿,开一种幽紫幽蓝的花,一簇为一单元,并不连片生长,像散落在山坡上的农户。它并不在田地里生存,只长在田埂或未开垦的山坡地上,草原也是它生活的地方,其扎根很深,因此也是防止土地沙化的理想植被。它是多年生草本植物,冬去春来,它依然生长、开花、结果。
      马莲是野草,这“莲”字叫得好,赋予这极普通的草有了诗意。久久地看着它,就生出一连串的联想来,耳边仿佛又响起童年时听到一群小女孩跳皮筋时欢快的歌谣:“一八一五六,一八一五七,马莲花开二十一。。。”“马兰花,马兰花,风吹雨打都不怕,勤劳的人在说话,请你马上就开花”。因它又叫马兰花,就去深究它与兰花有什么瓜葛,进而想到由古至今许多文人墨客咏兰画兰的传世经典。比如,孔夫子一曰:“兰为王者香草”确定了兰花的贵族身份;二曰:“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即与之化矣。”概括了兰花清正高雅的品质;三曰:“芝兰生于深谷,不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修道立德。不为困穷而改节。”赋予了兰花高尚执着的品性。屈原以兰花作为身上佩物,视兰为友为知己,高风亮节化作清泉流千古;王羲之爱兰如痴因兰出神韵人书俱老;徐渭、郑燮画兰喻己道出“无媚”与“清苦”。古往今来,颂兰之远离尘嚣深居幽谷、咏兰之淡淡幽香清风明月。
马莲(马兰花)为野草,属鸢尾科,而兰花属兰科。兰花喜温润酸性土壤,马兰花却耐旱耐盐碱,名称相近习性相远。马莲虽比不上那空谷幽兰,但在空旷的原野也是一派幽然,身份卑微却不卑不亢。它来自原野,生于斯长于斯,始终保持着野性的质朴,隐在旷野的草丛中极其普通,是真正的大地之子。
看了看天色,依依不舍的告别了马莲湖,再见了马莲湖...再见了水中的马莲...也许将来我还会再来......
 顶着秋风细雨出了马勺沟,向铜川市区奔去,在铜川印台区老北关,见到儿时的伙伴......
       当晚就下榻在儿时的伙伴家中,多年未见面了,老朋友相见感触甚多,夜里灯下聊了许多许多......仿佛又回到了那很多快乐的童年......   
第二天雨过天晴,告别了发小,  踏上返程。
途经耀州,耀州瓷前歇歇脚,耀州古瓷渊源流长。
途经铜川新区.看看新区风貌。
车胎扎了 
骑行路途有艰难,遇事只能靠自己 
补好了车胎,赶紧赶路吧。
上了国道G210,又接上了关中环线S107。
重走青春路,难忘不了情。
沐浴夕阳踏归途!
关中环线渭河渭富特大桥。
一路途经耀县.富平庄里.阎良,下午五点多回到家中,结束了这次"私奔"之旅。
重走青春路,再温故园情一次有意思的骑行,一个有意思的故事。

后续故事:
骑行马莲湖之二,寻找当年的“小芳”:追寻知青岁月 寻找当年的“小芳”_自行车论坛_太平洋汽车网论坛
http://bbs.pcauto.com.cn/topic-16916860.html
来自电脑版
[本主题由 审核达人 于 2018-07-12 18:00:07 设为精选日报,原因:内容丰富]

本帖子获得精选日报1000金币奖励

回复(65)

回复楼主
请输入回复内容
取消 发送

回复